女人太傲气可不是什么好事注定孤独一生的节

“别给我戴高帽子,我不习惯这种夸奖。”苏锐略带排斥的说道:“还有,不要拿我和他比,我不喜欢这种比较。”
 
    “本来就很像,这是无法否认的事情。”蒋青鸢坚持的说道:“你想象一下他在战争年代指挥过的那些著名战役,如果不是有着超强的意志力和一往无前的大无畏精神,怎么可能坚持的下来?”
 
    听了这话,苏锐沉默了许久。
 
    或许,这个国家能够走到现在,最需要感谢的就是那位老人。
 
    就是他在风雨飘摇的年代挺身而出,率领着华夏军队,抵抗着侵略者。
 
    就是他把一支装备简陋人员业余的不入流队伍,培养成了让全世界都为之侧目的铁军!
 
    单单就事论事,苏锐非常佩服那位老爷子,他不仅是个猛将,更是个千古帅才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他在关键时刻的铁腕和决断,或许华夏要走到现在还需要多花上几十年的工夫。
 
    “墨脱近在眼前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把话题转了个方向,他看了看远处若隐若现的城镇,把手里的狙击枪丢在一旁。如果把这玩意儿带进县城,那才要引起大麻烦。
 
    这一路,他们真的走的很辛苦,好在就快要到了。
 
    一个阴差阳错的相遇,极大的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,从这方面来说,此次旅行还是利大于弊的。
 
    由于一路上海拔骤降,那些行走者可以体会到从高山寒带走到热带雨林的奇妙感觉,一路上的旅客越来越多,气温也在缓慢升高,看着苏锐已经满头汗水,却没有丝毫停下歇息的意思,蒋青鸢有点触动,她从口袋中掏出纸巾,开始本能的为苏锐擦拭汗水。
 
    “你累了就休息一下吧。”
 
    蒋青鸢一边擦汗一边说道,声音之中带着淡淡的关切。
 
    “你不会看上我了吧?”苏锐把蒋青鸢放下来,道。
 
    “你别想太多。”蒋青鸢微微一笑:“能让我心动的男人还从来不曾出现呢。”
 
    苏锐靠着树坐下,喝了口水:“女人太傲气可不是什么好事,注定孤独一生的节奏。”
 
    这是两人身上的最后一瓶水了。
 
    苏锐喝完,便递给蒋青鸢。
 
    后者看了看苏锐嘴唇碰过的瓶口,并没有任何的犹豫,仰起头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。
 
    她仰头喝水,雪白脖颈上的喉咙上下滚动,显得甚是性感。
 
    抛开立场问题不谈,苏锐不得不承认,蒋青鸢是个大美人。她不仅长相漂亮,身上那种独特的气质更是许多花季少女所不具备的。
 
    最关键的是,她不矫情。
 
    苏锐刚才之所以率先把那瓶水喝了一口,并不是什么没有风度的表现,可以说,他这是一种试探的行为。当然,更确切的来讲,这一瓶水是他对蒋青鸢抛出的橄榄枝。
 
    如果蒋青鸢接过水后一脸嫌弃,或者说出什么“间接接吻”之类的话,苏锐绝对不会再继续考虑与蒋青鸢做朋友的问题。
 
    非常时期非常做法,如果在这种时刻还矫情的考虑这些问题,那也真让人没话说了。
 
    还好,蒋青鸢的表现让苏锐比较满意。
 
    “回到首都之后,我请你喝茶,可以么?”蒋青鸢喝完之后,并没有随地乱扔矿泉水瓶,而是把瓶子装在随身的口袋中,显示出了良好的素质。
 
    “你就不怕被人拍到?”
 
    苏锐眯着眼睛笑起来。
 
    他这个问题很有难度。
 
    蒋毅刚是蒋青鸢的亲侄子,而杀死蒋毅刚的直接凶手就是苏锐,从这一点来看,苏锐和蒋家本应是不死不休的关系。如果蒋青鸢出来和苏锐喝茶被有心人发现,那么后果可就不太妙了。
 
    “我们可以乔装打扮蒋天苍,最出色的大孙子死了,白发人送黑发人,此时的蒋天苍怎么可能好过?
 
    苏锐淡淡说道:“我承认我的手段略微有点过激,但是造成这种局面,最主要的责任还是你的父亲,蒋毅刚早晚要死,所以,长痛不如短痛。”
 
    “嗯。”
 
    蒋青鸢点了点头,似乎不知道该怎么继续面对这个话题。
 
    “我打了你一枪,你救了我好几命,即便你不愿意和我做朋友,我也是要和你做朋友的。”
 
    蒋青鸢伸出纤纤玉手,递到了苏锐跟前:“重新认识一下,我叫蒋青鸢,交个朋友吧。”
 
    苏锐伸出手来,和这只不知道多少男人做梦都想牵着的手轻轻一握,直视着蒋青鸢的眼睛:“以后有机会,可以一起再走一次墨脱。”
 
    这句话代表的意思很简单——我接受你的友谊!
 
    听了这话,蒋青鸢的眼眸中瞬间闪过明亮的神采:“好,要不就明年今日吧!”
 
    蒋青鸢素以沉稳大气多智而出名,在人前她从来不会露出这种激动神色,事实上也极少有什么事情能让她如此兴奋。看来,她的心中对于和苏锐一起行走墨脱,还是有着浓浓的期待。
 
    “明年今日?”
 
    苏锐的嘴角泛起一丝笑意:“好,如果到时候有时间,一定会重新走一趟。”
 
    两人休息了半个小时,苏锐又背起蒋青鸢,一路朝着墨脱县城的方向走去。
 
    墨脱县的中心是墨脱镇,如今也成了旅客的休闲集散中心,流露出淡淡的商业化气息。
 
    苏锐背着蒋青鸢走在街道上,引起了许多人的侧目。
 
    毕竟两人风尘仆仆的样子实在是太吸引眼球,就像是刚刚从战场上下来一样。
 
    苏锐可不会在意这些人的眼光,带着蒋青鸢直奔县人民医院。
 
    做了x光之后,两个人才长出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苏锐也难得的有一次判断失误,蒋青鸢的脚属于严重扭伤,并不是骨裂,因此只需要休养半个月左右就能恢复了。
 
    “我们在这县城里住几天,等到你的脚稍微恢复一些之后再上路。否则长途汽车会把你折磨死的。”苏锐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