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姣好的身体便暴露在了空气之中也暴露在了苏

“不要,我可以起来。”
 
    蒋青鸢想要扶着洗手台坐起来,但是尾椎骨好像摔到了,疼的她完全支撑不住身体。
 
    而且,她只有一只脚能用,更是无法借力了。
 
    足足过了两分钟,蒋青鸢终于还是放弃了。由于尾椎的疼痛,让她只能侧身而坐,靠在门上,大口喘着气,胸前的高耸起起伏伏。
 
    “喂,我说你到底要怎样,如果你愿意继续坐在地上,那么我也不管了。”
 
    “等我一下。”蒋青鸢身手把浴巾从架子上拽下来,然后艰难的围在自己的身上,道:“好了,你进来把我扶起来吧,我实在……实在是太疼了。”
 
    说罢,她反手把门打开。
 
    苏锐进来之后,不禁一阵无奈,嘲讽的说道:“我真的不会进来,你说你害怕个什么劲?”
 
    蒋青鸢面颊通红,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疼的。
 
    她忍着疼痛,把浴巾包裹的非常好,雪白的胸前几乎一点没暴露,但越是这样,越是有种别样的美感蕴含其中。
 
    “口口声声说你不进来,刚才谁不打招呼就闯进来的?万一你接下来再闯进来怎么办?我能不锁门吗?”蒋青鸢忍着痛说道。
 
    “我扶你起来吧。”
 
    苏锐说罢,深深的看了一眼蒋青鸢的雪白长腿,由于她是坐在地上的,浴巾也只能盖到大腿中段而已,还是给人极大的想象空间。
 
    “只能这样了。”蒋青鸢皱着眉头:“我可能摔伤了尾椎。”
 
    “真没用。”
 
    苏锐摇了摇头,双手抄在蒋青鸢的腋下:“准备好了,我要起来了。”
 
    蒋青鸢红着脸,轻轻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 
    因为苏锐的这个动作实在是太让人纠结了,他的手放在腋下,手指便不可避免的会碰触到山峰的侧面,蒋青鸢已经清晰的感觉到了手指的压迫。
 
    殊不知,她很无奈,苏锐更加无奈。
 
    某个位置被浴巾所包裹,确实非常柔软,他本没有占蒋青鸢便宜的意思,但是这样看来,这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。
 
    当苏锐把蒋青鸢扶起之后才发现,后者摔伤尾椎,连单条腿站立都快做不到了。
 
    “你还能继续洗澡吗?”
 
    “好像不能了。”蒋青鸢纠结了一下,说道。
 
    “你怎么就那么脆弱。”
 
    苏锐无语,直接拦腰一个公主抱,把蒋青鸢给横着抱了起来。
 
    蒋青鸢一声惊呼,本能的双手搂住苏锐的脖子!
 
    “你怎么那么粗鲁。”蒋青鸢红着脸说道。
 
    她并没有注意到,自己胸前的山峰已经在唉苏锐的胸膛上被挤压变形了,那弧度让人十分……纠结。
 
    听了这话,苏锐可不乐意了:“我怎么就粗鲁了?我要是真粗鲁,马上就把你扔了。”
 
    “你不会。”蒋青鸢似乎对苏锐的“人品”很自信。
 
    “我怎么不会?”
 
    “因为你看起来很不正经,但实际上是个好人。”蒋大小姐也不知道是在开玩笑,还是在认真表达心中的想法。
 
    “嘿嘿,其实,你错了,我不仅外表不正经,本质上更不正经。”
 
    苏锐说罢,做了一个“注定孤独一生”的举动——直接就把蒋青鸢扔到了床上。
 
    别忘了,这可是“豪华大床房”!
 
    虽然床垫足够柔软,但蒋青鸢还是吓了一大跳,本能的发出一声惊叫,然后重重落在床上!
 
    “苏锐,你太过分了。”
 
    蒋青鸢摔的有些狼狈,不过她这句话似乎并不带着多少怒意,不知怎么的,苏锐这样扔她,她的心里却不怎么生气。
 
    难道说,这就是所谓的“打情骂俏”?
 
    一贯在语言上毫不想让的苏锐并没有还嘴,而是沉默无言。
 
    蒋青鸢觉得有点不对劲,一抬头,发现苏锐正看着自己,眼睛连眨都不带眨的。
 
    她意识到了什么,低头一看,差点没崩溃掉!
 
    由于苏锐刚才把她扔到床上,导致浴巾直接被崩开,那姣好的身体便暴露在了空气之中,也暴露在了苏锐的眼前。
 
    面对这种送上门的风景,苏锐要是不多看上两眼,还是个正常男人吗?
 
    不,如果是正常男人,恐怕早就直接扑上去了!
 
    蒋青鸢一声尖叫,连忙扯过被子盖住身体!
 
    “苏锐,闭上你的眼睛!”蒋青鸢的脸庞已经红透了!
 
    苏锐咳嗽了两声,讪讪说道:“闭眼没问题,我对你也没多大兴趣,那什么,友情提醒一下,你要是尾椎受伤,就自己按摩一下,这种硬伤没事的,那部位太敏感,我就不亲自下手给你按摩了。”
 
    说罢,苏锐直接闪身进入浴室,他才不管蒋青鸢是什么表情呢!
 
    半个小时之后,苏锐从浴室中走出,蒋青鸢还在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,俏脸红扑扑的,就像是熟透了的苹果,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咬上一口。
 
    “好了,我洗好了,现在该你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说罢,斜眼看了看她:“把浴巾围上,我扶你进浴室。”
 
    蒋青鸢一声不吭,甚至都不看苏锐一眼。
 
    “你怎么不说话?”苏锐问道。
 
    蒋青鸢还是不理她。
 
    “你的尾椎肯定不太疼了,已经可以洗澡了。”
 
    “你到底要怎样?难道说我看了你的身体,你就要我对你负责到底?”苏锐无奈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对,我就要你对我负责。”蒋青鸢抬头说道,眼睛非常明亮,哪里有半分生气的意思?
 
    “不会吧?哪有这么讹人的?”苏锐想都没想,脱口而出:“看你一眼就得对你负责终生,这和那些碰瓷的有什么区别?”
 
    “我讹人?我碰瓷?”蒋青鸢本来是开玩笑的,见到苏锐这般反应,倒是有点来气了。
 
    自己是什么人,是首都二代中的第一大美女,曾经追过自己的男人至少有一个加强连,身子都被他看光光了,半开玩笑的让他负责,他却说自己碰瓷?
 
    “我说,别用这种杀人的眼神看着我好不好?”苏锐摸了摸鼻子:“如果你觉得被我看光光有点吃亏,那么我也让你看回来好了。”
 
    说话间,他就要拉掉身上的衣服。
 
    我是流氓我怕谁?
 
    “快停下。”蒋青鸢捂住眼睛,要是论起赖皮的功力,她和苏锐还差上十几条街呢。
 
    苏锐摊了摊手宽,但是孤男寡女睡在一张床上,难免不会出问题!
 
    如果这个家伙真的兽性大发,那么自己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?到时候还不得乖乖就范?
 
    看到蒋青鸢低着头的模样,苏锐哪里猜不到她在想什么,于是从柜子里拿出一条薄毯,走到一旁的单人沙发边:“我说过不会占你便宜,就肯定不会占,我说过我会睡沙发,我就一定不会睡床,我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但绝对不是趁人之危的小人,所以,你放心好了。”
 
    看着苏锐那淡淡的嘲讽神色,蒋青鸢不禁觉得自己刚才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。相处了那么多天,苏锐如果想要对自己下手,肯定早就动手了,犯不着等到现在。
 
    她还在犹豫的时候,苏锐就已经靠在窄小的单人沙发上面,盖着薄毯,头一偏,甚至发出来轻微的鼾声。
 
    蒋青鸢并没有立即入睡,而是靠坐在床头,侧脸看了苏锐很长时间。
 
    她的眼神很真,很深,似乎是要把苏锐深深地印在自己的脑海里。
 
    足足半个小时之后,她才摇了摇头,深深的叹了口气,然后钻进了被窝。
 
    这一觉,蒋青鸢睡的昏天黑地。
 
    那么多天的疲劳一起爆发出来,彻底的击溃了她的意志。事实上,并没有经过任何特殊训练的蒋青鸢能够和苏锐一起走到如今这一步,除了意志力强大以外,还真的找不到什么太好的解释理由。
 
    但是,此时的她终于撑不住了,绷紧的神经一旦放松下来,立刻便有浓浓的疲劳感涌出,然后侵占全身。
 
    等到她悠悠醒转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七点钟了。
 
    苏锐已经先她一步醒来,换好了衣服。
 
    此时的苏锐穿的是一件简单的运动装,看起来颇为帅气。
 
    “你很帅。”蒋青鸢由衷的赞叹道。
 
    “别花痴了,换衣服,咱们出去吃饭。”
 
    苏锐把一身白色运动装丢给蒋青鸢,这两套衣服还是情侣款。
 
    两个人的外套不仅一样,事实上内衣也是一样的款式,要是说这俩人不是情侣,还真的没有人相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