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这种熟悉感究竟是不是错觉他一时半会儿还说

欧阳冰原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,转身离去。
 
    十个保镖将他团团围在中间,严密保卫着,一起消失在走廊的尽头。
 
    而戴着眼镜的陈波则是站在了苏锐的面前,笑容之中带上了一丝狰狞之意,说道:“小子,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得罪了冰原少爷,但是你得罪了他,就要做好被废的准备!”
 
    “真的很不错。”苏锐淡淡一笑:“你叫陈波,又跟欧阳冰原如此亲近,莫非是宁海陈家的人?”
 
    听到苏锐一口叫出自己的家族名称,陈波的眼里露出一丝惊讶,随后说道:“既然知道我是谁,还不跪下认个错?要是你的态度诚恳,我或许会考虑放过你。”
 
    苏锐摇头一笑:“宁海陈家,我还没有放在眼里。”
 
    他知道,宁海陈家的老爷子陈德荣以前是跟着欧阳健混的,陈家就是欧阳家族的附庸,这个陈波很显然是陈德荣的孙子。
 
    这几年来,陈家和宁海的新晋首富李永兴走的非常近,在宁海的地位也逐渐攀升到了前列。
 
    而苏锐不太了解的是,这个陈家甚至不仅涉足白道生意,对于黑道的一些事情也是准备大展拳脚,暗地里在缓慢蚕食着青龙帮的地盘与产业。
 
    “宁海陈家你都不放在眼里?真不知道你是哪家的大少爷!”骨瘦如柴的陈波冷笑两声。
 
    很不幸,他言中了。
 
    如果他知道,苏锐真的是来自于第一家族的大少爷,不知道他的脸上会绽放出怎样精彩的表情。
 
    “跪下,向我认错,我可以饶你一命。如果你不求饶,恐怕待会儿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!”
 
    陈波冷冷笑道:“要知道,你得罪的可是欧阳冰原少爷,欧阳家可是现在的第一家族!”
 
    “欧阳家是第一家族,那么你把首都苏家至于何地呢?”
 
    这个时候,蒋青鸢抬起了头,淡淡说了一句。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634章 莫名其妙的熟悉感
 
    “苏家?哪个苏家?”
 
    陈波一看到蒋青鸢,眼睛里不由自主的露出了惊艳之色!自动忽略了她刚才所说的话!
 
    陈波可以保证,他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!
 
    头发蓬松的披在肩上,露出的这一张脸尽管不施粉黛,但是却带着一种清丽脱俗的气质,那双大大的眼眸是如此的清澈,让人看上一眼就不禁有种心旌荡漾之感。
 
   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,能够拥有这种极致的眼睛,证明这个女人的心灵肯定是极美的吧!
 
    “一定要得到她!”
 
    这几乎是陈波此时心中唯一的想法了!
 
    他知道,这次之所以和欧阳冰原一起出来,就是要一路上极尽巴结讨好之能事,拉近自己和欧阳家族的关系,从而也让自己在陈家之中的地位更上一层楼。
 
    自然,在这种情况之下,这次旅途中所遇到的漂亮女人,首先应该归欧阳冰原所有。
 
    那么漂亮的女人,陈波相信欧阳冰原不会不动心,但是他既然离开,就说明这个女人任由自己处置了!
 
    任由自己处置?
 
    这六个字想想都让人兽血沸腾!
 
    能够把这样的女人压在身体下面,该会是一种多么奇妙的感觉?
 
    陈波越想越兴奋,搓了搓手,竟嘿嘿的笑了出来!
 
    苏锐和蒋青鸢对视了一眼,根本不知道对方想到了什么猥琐的事情,竟笑的这般淫-荡。
 
    “我说姓陈的,你不按常理出牌啊。”苏锐看着陈波的猥琐模样,不禁摇了摇头。
 
    说罢,他又转脸瞪了蒋青鸢一眼。
 
    这个女人可是有点不老实,她难道不知道自己现在最在意的是什么吗?
 
    居然敢说自己是苏家人,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!
 
    苏锐有点不爽,托着蒋青鸢大腿的手掌上移,在她的臀部上拧了一下!
 
    他这一下用的力气可不小,真是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!
 
    蒋青鸢疼的吸了一口冷气,她知道自己刚才给苏锐开了个玩笑,后者掐他一下,算是报复了。
 
    只是,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蒋青鸢也不能对苏锐怎么样,只能再回瞪他一眼。
 
    不过,苏锐隐隐的从他的长相及五官之中感受到了一种熟悉,好像在哪里见过一般,但这种熟悉感究竟是不是错觉,他一时半会儿还说不清楚。
 
    “我不按常理出牌?”
 
    听了苏锐的话,陈波根本没弄懂是什么意思,不过他也完全不想去搞懂。这货再次在蒋青鸢的脸上深深地看了一眼,同时深吸一口气,似乎是要把蒋大小姐散落在空气中的气息都吸进去,那表情真是要多恶心有多恶心。
 
    “欧阳冰原少爷有命令在先,今天,我必须要把你留下。”陈波看了看手表,微微一笑,道:“这样吧,我给你十秒钟的考虑时间,时间到了之后,你要么跪下,要么被我的人打断双腿扔出去,自己选吧。”
 
    停顿了一下,他又补充说道:“当然,如果你的态度好,我可以保证你身后这位美女的人身安全。”
 
    对方只有两个人,他的身后可是有十几个随从,哪一方占优势,简直是一目了然。陈波此时可谓是胜券在握。
 
    看着陈波看向自己的眼神,蒋青鸢本能的感觉到了一股厌恶之感,她和苏锐一样,也猜到对方在打什么主意了。
 
    这些男人,总是摆脱不了下半身的支配!
 
    和他们相比,有无数次能和自己亲密的机会、却一一拒绝、始终保持冷静的苏锐,是多么的难得!高下立判!
 
    “十秒钟到了,你们考虑的怎么样?”
 
    陈波笑眯眯的说道,他看向蒋青鸢的眼神已经跟看掉进陷阱中的猎物差不多了。
 
    “我们考虑好了。”苏锐淡淡一笑。
 
    “考虑好被我打断双腿了吗?”陈波一挥手,后面两人已经走上前来,虎视眈眈!
 
    “你的主语搞错了,纠正一下,是我打断你的腿。”
 
    说罢,背着蒋青鸢的苏锐忽然单脚高高抬起,侧着身子,正反各一踢!
 
    啪啪两脚,两个男人便被踢到了头部!
 
    他们撞在在各自身后的墙上,缓缓滑坐在地!
 
    很显然,两个人看似强壮,但是被苏锐一脚就击中了要害,七荤八素!
 
    看他们的样子,想要短时间内恢复战斗力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