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子哥听到这句话恐怕会气的大骂苏锐暴殄天物

  “他不是我男朋友。”蒋青鸢解释道。
 
    老板娘一脸不相信的神色:“不是男女朋友,还一起出来买情侣内衣?不是男女朋友,还撒娇让人家驮着?美女,你的脸皮也太薄了。”
 
    蒋青鸢无言以对,她那是在撒娇吗?明明是受伤走不了路好不好!
 
    说到这儿,老板娘在蒋青鸢的面前做了个挺胸的动作,压低声音,说道:“不过美女,话说回来,你真的是够有本钱的啊,32d,啧啧,我生完孩子都赶不上你。”
 
    “快包起来吧。”
 
    苏锐催促道,他已经觉得蒋青鸢快被调戏的不行了。
 
    老板娘会意的看了一眼苏锐,笑道:“我就知道,你们年轻人耐不住性子,在墨脱的林子里面走了那么多天,是不是早就憋得不行,迫不及待的想要释放了?”
 
    苏锐登时无语,然后他眼睁睁的看着这老板娘竟然从柜台的抽屉里拿出两包安全-套,塞进了衣服的手提袋里。
 
    塞完之后,她意味深长的对苏锐眨了眨眼睛。
 
    苏锐落荒而逃,他有种被这极品老板娘勾引的错觉。
 
    “这老板娘太热情了。”苏锐感慨道。
 
    “是你太下流了。”蒋青鸢很认真的说道:“苍蝇不叮无缝的蛋。”
 
    苏锐:“……”
 
    背着蒋青鸢回到房间,苏锐叹了一句:“果真是豪华大床房,真够豪华的。”
 
    房间里有一张两米宽的大床,除此之外,只有一个单人沙发,实在是和“豪华”两个字不搭边。
 
    苏锐已经暗暗下了决心,以后再也不住这个牌子的快捷酒店了。
 
    “去洗澡,然后休息。”苏锐把蒋青鸢小心的放在沙发上,道:“睡完午觉之后,我们出去吃晚饭。”
 
    “这个,好像要麻烦你扶我去洗澡。”蒋青鸢看了看自己那高高肿起的脚踝,说道。
 
    “我可不想帮你脱衣服。”苏锐答非所问。
 
    “我是说扶我去。”蒋青鸢一阵气结:“我可没说我不能脱衣服!”
 
    这个可恶的家伙,一定是故意的!到了这个时候,终于露出他的本性了吗?
 
    “让我给你脱衣服,我也不干啊。”苏锐扶着蒋青鸢,道:“我可不是首都那些想要泡你的小白脸。”
 
    要是首都那些暗地里爱慕蒋青鸢的公子哥听到这句话,恐怕会气的大骂苏锐暴殄天物!
 
    这么好的机会摆在眼前,如果不把握住,那还是人吗?
 
    把握了就是禽兽,不把握就是禽兽不如!
 
    浴室里并没有浴缸,苏锐只得拿过凳子,放在淋浴下面,让蒋青鸢坐着洗澡。
 
    “好了,你可以出去了。”两个人独处一个小小空间,蒋青鸢面庞微红。
 
    她已经迫不及待要洗澡了,对于爱干净的女人而言,在树林中灰头土脸的奔波好几天,简直是不能忍受的事情。
 
    “有事情就叫我好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关门出去。
 
    蒋青鸢看了看,门的把手距离自己还有一米的距离,单靠一条腿挪过去实在费事,于是她也就懒得锁门了……这可全部是建立在对苏锐绝对信任的基础上的。
 
    不过,话说回来,他们之间的彼此信任什么时候深厚到这种份上了?
三点式的内衣,关键部分的光芒一点没露,但这样才更有诱惑力,苏锐差点看的愣住了。
 
    他是个正常男人,虽然说之前对蒋青鸢颇为的反感,但是经历了这几天的事情之后,对其也有了全新的认识,此时见到对方光洁的身体,不可能没有感觉,腹中火苗升起,就连心跳都快了几分!
 
    “那什么,我就是来给你拿换洗衣物的。”
 
    苏锐的手中拿着刚刚二人一起买的贴身内衣——还是情侣同款的。
 
    “衣服留下,你出去。”
 
    蒋青鸢可没那么奔放,直接转过身去,留给苏锐一个背影——她的脸已经又红又烫,好似发烧!
 
    苏锐并没有立即出去,而是说道:“那好吧,一会儿你记得把衣服洗一下,用热风烘干之后再穿,新买的贴身衣物不能直接穿,细菌多,不卫生。”
 
    “我知道,你快出去!”
 
    蒋青鸢已经快要被苏锐搞得崩溃了。
 
    “行了,你也别害羞了,这年头到游泳池里,哪个穿的不比你少,你担心个什么劲,我又不会吃了你。”苏锐撇撇嘴:“什么时代了,真没出息。”
 
    说罢,他转身把门关上了。
 
    蒋青鸢简直快哭了,她郁闷的解开身体最后的束缚,然后打开淋浴。
 
    这位蒋家大小姐终于知道,任何时候对男人的信任都是对自己的出卖。开窍了之后,她发现门还是没有锁上,万一苏锐再冲进来可就麻烦了。
 
    于是,蒋青鸢费了好大的力气,小心又小心的单脚挪到浴室门边,从里面把门反锁了。
 
    苏锐正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,听着这反锁的声音,撇了撇嘴,说道:“真是玻璃心,单腿蹦来蹦去的,就不怕滑倒?”
 
    话音一落,卫生间里传来“啪”的一声响!
 
    很显然是肌肤和地面亲密接触所发出来的声音!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632章 不速之客!
 
    是的,和苏锐预想的一样,蒋青鸢真的滑倒了,她单腿跳着,想要从浴室门口回到淋浴之下,短短一米多的距离,她只需要跳三下就能到达目的地了。
 
    可是,她没有铺地巾,地面的湿滑程度远远超出她的想象。
 
    即便蒋青鸢已经扶着洗手台,但仍旧无法保持身体的平衡,没受伤的那只脚哧溜一下,整个人便摔向后方!
 
    于是,苏锐便听到了那声响!
 
    他听到响声之后,连忙站起身来,来到浴室门口,却发现门被从里面反锁上了。
 
    “你没事吧?”
 
    苏锐并没有强闯进去,而是隔着门问道。
 
    蒋青鸢并没有回答,一直在发出声声痛哼。
 
    “你要是再不答应,我可就闯进来了。”苏锐单手握住门把手。